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
当前位置:主页 > 财经 > 正文

【视频】:炒外汇听我线%以上

时间:2018-04-16 21:57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阅读:

  ,一个颇具争议的财者。他拥有很多头衔,著名经济学家、公司治理专家、财经主持人以及公司老板等等;这位口才极佳,天生带有表演天赋的经济学家,非常喜欢生活在镁光灯下,这很快让他成为经济学界的“大明星”。

  在投资领域,缠身的有自己的投资和方法,尤其在黄金、白银及外汇等产品,尽管其中面带有浓重“论调”。

  我们知道,对黄金的保值功能非常不认可,他认为黄金一点都不保值。黄金为什么不保值?他逢人必讲的案例就是黄金和四合院的故事。

  “在初年,1两黄金可以买2亩良田,5两黄金可以买当时的一个四合院。100年后的今天,这5两黄金加上利息的钱大概可以累积到1公斤黄金,以目前市场价格来看的线万元人民币,大概可以买到今天四合院的半个厕所,另外半个厕所就由另外一个买黄金的人去买。”

  在市场投机方面,郎教授称,黄金和白银是普通老百姓经常接触到的品种,它们的属性差不多,但差别是白银的波动幅度比黄金大。“黄金和白银适合短线交易,但白银的波幅比黄金大,所以炒白银获利的机会更多。可是不管是黄金还是白银都是不保值的,所以对于炒黄金和白银一定要见好就收,千万不能恋战。”

  曾经在几年前的一档节目中谈及炒外汇。节目里有来自外汇经纪商的分析师,也有来自传统银行的理财师以及外汇投资者,当各位嘉宾谈完各自对外汇交易的观点后,郎教授好不客气地的说了据他的口头禅:“其实你们都错了”。

  他说,很多人问他,炒那种货币好。“我现在就回答你,你这个问题是错的,货币没有好坏之分,只看你懂不懂。你懂的话,可以炒得好,不懂的话,怎么炒怎么赔。这个跟股票不一样,炒外汇真的需要水平。”

  之后郎教授抛出了他的“郎氏外汇交易不赔秘诀”。他声称,只要投资者听了他的,相信一年能有20%的回报。“如何买卖非常重要,不能买一种货币,一定要来回套利,来回倒腾才能赚钱。”

  在节目中,教授还以欧元为例,对他的“投资三”进行了阐述。他称,相对美元,欧元波动非常大,正式基于这种波动,投资者才能在汇市中赚钱。

  当时(2011年),郎教授在节目中给出了交易欧元/美元长线策略,即当欧元/美元涨至1.45-1.50区域时,投资者可以择机做空;反之,若欧元/美元跌至1.25-1.30区间,投资者可以逢低买入。

  欧元/美元在2015年止跌反弹后大区间震荡一年多时间,2016年底在探至2002年以来新低1.03水平后,汇价开始大幅反弹,今年2月份触及2014年以来的新高。

  都是钱若得祸。因为给很多正规或不正规的金融投资者公司展台,在一些代言公司跑后,投资者将火全部撒向。2017年8月9日,在台州遭投资者围追堵截,他的“座驾”被人群围在街上不能移动,现场周围一片混乱。

  这是2016年以来第四次被投资者围堵,因其曾为多家跑的P2P公司、泛亚贵金属、非法外汇经纪商等企业站台,“名人效应”导致信任他的粉丝或参与投资后损失惨重。汇商传媒(Forexpress)曾多次独家报道郎教授被投资者围追堵截。

  第一次,2015年12月12日,就在宋鸿兵与“太原大妈团”发生“货币战争”的同一天,在上海商城的活动上几百名“上海大妈”围追阻击,高喊“诈骗,滚出上海”,场面甚是混乱。(相关文章请点击《宋鸿兵被打后,上海遭“大妈”围堵呛话:滚出上海!》)

  第二次是2016年4月16日,郎教授在上海浦东某酒店时,“上海大妈大叔”围堵喊话,要求郎为其过去的相关投资言论及站台行为背书与道歉。有趣的是,当时被中断后,郎教授也被投资者围困在奥迪轿车内,并“滚出上海”等喊话。(相关文章请点击《再遭“上海大妈”围堵喊话问责,差点被打!》)

  第三次为2016年23日,当时在西安做经济形势报告,正讲到精彩处,遭泛亚投资者搅局。现场者高喊“还我”、“滚出西安”等口号, 并称为大骗子,导致经济论坛提前结束,投资者们也悻悻离去。(相关文章请点击《被西安投资者扔“臭鸡蛋”,今日昆明见面会取消》)

  自2015年以来,曾多次出现在P2P或出事跑公司举办的论坛活动上。第一次泛亚,第二次快鹿,第三次望洲,当站台理财公司出事,投资者们一次次将教授作为对象并进行围堵。另外,2014年来,还数次为外汇黑平台、资金盘马胜金融(Maxim Trader)站台。

  在发生数次被投资者围堵事件后,郎教授曾在微博中发表声明,称委托律师对马胜金融公司和昆明泛亚金属交易所提起侵权诉讼,原因是马胜金融及泛亚名义鱼目混珠兜售产品,给其名誉和投资人造成重大损失。不过,到目前郎教授针对两家公司的诉讼也没有下文。

  不过,从三次被围堵的场面来看,中国投资者存在很不的一面。这就跟投资一样,不对公司对背景调查,也不对投资风险做评估,脑袋一热就冲进去了,亏损了就怪这怪那,从不怪自己,也从不反思自己的行为。

  这是一个能实现弯道超车的时代,也是一个一念的时代,如果不想缴纳智商税,方法其实很简单:克制,风险。没有一夜暴富的机会,与常识不符的,都要回避。少交点“税”,自然就富了。

  来自,在美国知名商学院—沃顿商学院取得财务管理博士学位,曾在中文大学任教,1998到2001年间曾担任世界银行、深圳证券交易所和财经事务局公司治理顾问。他也是一名财经知名主持人,曾在节目《财经郎闲评》和《财经郎眼》主讲。当年运用财务手段炮轰德隆系、郎顾之争以及上海社保案,让郎教授在国内声名鹊起。

  不过,最近几年郎教授不再将精力倾注于正业研究,而是不断“走穴”,穿梭在各类经济投资类之中,期间给泛亚等大型融资平台“站台”并不在少数。的出场授课费为25万,2014年更是达到60万,堪称近几年最贵的经济学家,位列“最能挣钱的学者”之一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